烟雨花火

月永p
人挺好相处的,就是有点语死

【狮心】献给你

·感觉应该有人写过(算了不管了)
·ooc与私设同在
·高二年级
·短,摸鱼

“你喜欢星星吗? ”

月永似乎意外地喜欢肢体接触,这是两人交往后濑名不小心察觉到的。

真是稀奇呀,还以为那家伙只会和外星人比较亲近……够了,再接着想下去就是属于恐怖要素的范围了。濑名止住了思绪,天台的风微微吹拂他的发丝。

这一刻是难得的静谧。濑名坐在地下阖着眼轻轻靠在天台的铁网上,风轻轻的,树叶默不作声,飞鸟也将自己做了天空的装饰,此刻没有人打扰濑名。

这种状态很好,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……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就被濑名打散了,笑话,怎么可能让他承认他刚刚有些想念月永呢?

不...

实在不该称赞你的美丽,
但是比起清晨露垂的玫瑰花,
以及夜晚沉默不语的繁星,
你的美又弥足珍贵。

【狮心】魔法师与人偶③(完)

『我从未见过如此阴郁而又光明的日子』
·ooc注意
·剧情瞎写

1.朱樱来访

一天,百灵鸟停止了歌唱,它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个赤发贵气的小少年往森林深处走去——那里是魔法师的领域。

不多想,百灵鸟扑闪着翅膀飞进森林向魔法师报信。

“唔……这段路好难走,leader和濑名学长是怎么出入这里的……”朱樱司拨开一支树杈,有些艰难地向前迈步。

“咦……啊☆~是朱樱!真是有趣啊、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♪”一只脑袋突然从旁边的灌木中冒出来,头上还沾着几片叶子。

“leader……!”朱樱司看到月永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,这下子就知道怎么进去了。“我带来了imperial edict和鸣上学长带给...

【狮心】魔法师与人偶②

·ooc注意
·剧情瞎写

一切都太不对劲了。

清晨,濑名谢过了风声又送走王城的猫头鹰才清闲下来。最近太不对劲了,濑名捏捏鼻梁想。

王国形势紧迫,连濑名所处的远离人群的森林都难得有了不平静的风声:「革命」似乎正如火如荼地展开。皇帝慢慢施压,让濑名不得不考虑将「Knights」再一次暴露在阳光下……

是的,「Knights」从未解体,所以称不得要重新组装。自几年前皇帝惩治了「暴君」后濑名便把活动转移到地下,不是皇帝容不得他们,在沉寂中迸发出澎湃的力度才是濑名想要的。

而就是这样,朱樱家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得知了「Knights」的消息,正通过他的渠道打听更多,不日应该就会向濑...

【狮心】魔法师与人偶①

·ooc注意
·剧情瞎写

濑名泉是一位家喻户晓的魔法师,但是他也是一位人偶师。后者似乎又可以称之为秘闻。

这一天,濑名在准备一只新的人偶。濑名采摘森林苍翠汇聚人偶的眼眸,拽下黄昏亲吻人偶的发丝,捧一把星宿长河勾勒出人偶的心脏。

最后,让慷慨的大地赋予人偶灵魂,让它变成了一位貌似人类的人偶,唤其名为レオ——月永レオ。

濑名在鸟语中醒来,清晨、多么美好清晨!这是大自然……“哈哈哈哈哈濑名你醒了啊☆!今天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!”

只有半个人身大小的月永推门而入,打断了濑名每天的赞美早晨之歌。

濑名头上冒出“井”字,有些咬牙切齿地说:“是啊,如果你现在能离开我的房间的话那的确是...

【洪陆】商战

·ooc与私设并存
·剧情不会写,让他们好好搞个对象就行

古人诚所谓,烟花三月下扬州,实属人生一乐事。但若烟花三月去行商,那就是祸福焉知了。

春风挟雨,海棠压枝,上海滩的街上走着撑着洋伞的小姐们,先生们倒是从不遮雨,只许一顶帽子便可在这雨中穿行。

永鑫公司近来要走一批江南的货物,由于这批货物的重要性,身为永鑫公司的三当家——陆昱晟则亲自送货,携他的爱妃洪三一同前去。

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。陆昱晟等人撑着竹筏度过清江。

“洪三,侬晓得这两岸的山为何夹着江?”陆昱晟与洪三立在筏子上,陆昱晟指着江水两岸说道。

洪三为两人撑着油纸伞看向陆昱晟,青山荡荡,渌水汤汤,远...

【洪陆】电梯

·ooc与私设并存
·特别短

陆家公馆里新装了座电梯,内部装饰是一等一的好。却不是霍家公馆里那么富丽堂皇,这电梯你打进去,就会有种“绝对是陆昱晟陆老板家的”,那种温润感带着些许性冷淡,只叫人可远观不可近看。

洪三便是这么觉得,当他一进这电梯,压抑之感扑面而来。深邃的黑砖叫人发怵,偏偏扶手又镶嵌了白玉。可若你把这白玉把玩,入手又是阵阵寒意。

“先生,您这电梯也太是您的风格了!三儿现在都不敢站在里面了。”洪三摸着白玉扶手对着同样箱里的陆昱晟说。

陆昱晟浅笑:“意思是侬喜欢大哥那般的金碧辉煌?瞧不起我这寒酸的陋室?”

洪三闻言,感觉摇头:“不是先生!三儿不是那个意思!只是、...

【洪陆】赌

·ooc与私设并存

“先生,三儿错了。”洪三就穿着一身中衣跪在陆家公寓里委屈巴巴地说。

他面前座上的陆昱晟悠悠地架着腿吃着茶,如同往日悠悠哉哉,却并不言语。

洪三看他这样,咽了咽口水,心想这回可玩大了。

事情得从约莫一个小时前说起。

“先生,咱们这窝在家里也不太像话了呀……”洪三百般无聊地对坐在沙发另一边看报的陆昱晟说道。

陆昱晟翻过一页报纸,边看边回他:“侬还想怎样?昨日问你的时候,侬说在家就可,现今又到我这儿讨没趣儿来。”

洪三冲着他“嘿嘿”假笑了两下,他想着的在家一天是和他家先生翻云又覆雨,红烛罗帐度良宵。谁知道今天……

陆昱晟把报纸交给下人,顺便吩咐了明日要烫好的早报。...

【洪陆】置气

·忍不住了!我要自割大腿肉了!
·ooc注意
·架空背景、架空背景!很多私设!

在洪三看来,陆昱晟这人不仅是自己的先生,有时也如自己的父亲一般教育着他,只有很少的时候才会成为他的情人。

这先生也是个妙人,且不说他清光犹身的温润圆滑,那皮相也是一等一的不多见。粗人粗语,实不相瞒,这陆昱晟也就是位染着月华的老狐狸。

您可别起燥,这话不假,您且听着。

洪三此人,自从被举荐为永鑫公司的第四股东以后便忙了不少,这几日来又在为一批货物忙来忙去。

陆昱晟此时正坐在陆公馆里看报,穿着那素色的长衫一条腿架着另一条腿,旁边矮桌上摆着新上的碧螺春。

没一会儿他便放下报纸,招了招...

此号「岛凉」相关无限期停更.
最近经历的事有点多,我考虑考虑还是收收心学习吧!等状态恢复了会回来的。

愿世间所有,不及你眼中韶华.

大家再见啦!

【岛凉】情人节特辑

@山田涼介的小甜甜 
·给我家墨墨的情人节礼物
·剧情是我编的
·yama怼人这个力度我完全是从女朋友身上借鉴到的

“所以说……”山田捧着两杯热可可,全副武装地站在商场的门前,咬牙切齿道:“中岛裕翔这个家伙还要让我等多久啊💢!”

今天不出意外是2月14号,所谓情人节是也。中岛先生也不出意料地邀请了他的恋人——山田凉介一起来这个充满情侣们的商场,希望今天可以来一场惊险又刺激的约会。

事与愿违,中岛先生喜形于色,在下班临走之前被上司叫住了:“中岛君,能者多劳,这个项目你看一看吧?”

好吧,上司也没有那么坏,只是今天突然来了几个项目需要加紧完成,所有人...

【岛凉】G.C.

·超能陆战队真好看
·瞎编

“————”

“————”

“——G.C.?”

通讯连接成功。

身体数据:健康

神经递质:平稳

航行器与空间站对接成功。

宇航员正在出舱……

“G.C.——我是山田凉介——一切如约进行——请指示——”

“这里是地面控制中心,我是总指挥,中岛裕翔。

“接下来试着活动两下?身体可以舒展开吗?”

“——是的——没有问题——空间站很辽阔——”

“好的,辛苦你了!在天上一切都靠你了……这种说法可真奇怪!”

“——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“心情放松一点了吧?”

“——是的——”

“那接下来请自由运动,G.C.会看着你的,下午的出舱活动请小心!”

“——好—...

文学家的恋情 4

·剧情纯属虚构

拨开两座旧宅旁浓密的树枝与树叶,会看到隐谧的阳光,山田的宅子也悄不声息地显露出来。没有修整得很整齐的灌木丛,后庭就这么裸露在阳光下,倒是因为树木的高大而形成了一层翠绿的屏障。

中岛注意到,屋前的石阶上蔓延着不规则的青苔,破旧的屋瓦,陈旧感十足的木屋,以及悄不声息的静谧。这一切,都与中岛面前这位长相极美而华丽的人不相配极了。

“请进来吧。”山田对中岛说。

中岛随着山田进入那座古朴的宅子,他抚上门框,感受到了来自光阴的馈赠。既非光滑细腻,也不刺手,是一种吸收万物之得的温润感。

山田让中岛坐在矮桌前,自己则去准备茶点。

点心是御口堂的樱花羊羹,茶叶是普通煎茶,但仍需山田...

文学家的恋情 3

·剧情纯属虚构
-「他是梅雨季阴沉天里的一道绮丽的光。划破霭霭的云,带着破晓的震撼,照亮这昏沉的世界和无穷。」

“中岛先生敬启:

承蒙几日前的关照。

初次通信尤显唐突。鄙人山田,几日前于纸铺前您送予鄙人的伞,对此甚是感激。

为表示感谢,并附此书作谢礼。

于此问候。

山田凉介书”

山田凉介对于声音十分敏感,具体表现在他现在出来买点心的时候,又听到了几天前他买纸时那道清朗的声音。

无论听几次,那个声音还是让人心生喜爱。山田这么想着,扭回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。

若说文学家,对于美总是有种异于常人的感觉。现在的世界是阴灰色,街上的人也没有什么亮眼的色泽,但是中岛却不一样,就像云雨即来时...

·脑洞

山田到了工作室门口的时候,听到了里面传来嘈杂的女声,他心下一动,就躲在门后面偷偷看向里面。

果然,中岛被一群女工作人员围着。有长相甜美的、有身材好的,还有的女生就算没有前两者出众,但眼里也泛着喜悦和倾慕。

女人缘混得很好嘛!山田有些生气地想,手不自觉地握紧了门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可以走了吗?”中岛温和地对她们说着,抱着臂尽量不和女生接触。

但女孩子们显然没有放过这个比模特还要好看的人。

“中岛先生接下来有事吗?”

“中岛君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个饭?一会儿有一个……”

“联谊还少一个人,中岛君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山田听着女生们越来越露骨的发问,生气地躲到门后面,刚决定要走过去...

文学家的恋情 2

·剧情纯属虚构
·没劲的无脑文

那么,怎么办?

山田凉介回到家,冷静下来之后,就开始思考晾干后,被自己整齐收在客厅桌面上,看起来很贵气的伞。

如此说来,山田的家在这个镇子比较高的地方。出行虽然不便,但是四围葳蕤蓬勃的树将其古式的房檐悄悄掩饰起来,足够安静,而这静谧有时也会让山田迸发灵感。

最关键的一点是,黄昏时刻站在后庭,你可以看到夕烧隐逸于海平线,海波柔和夕阳的弧度,荡漾在观赏者温柔的感叹中。

总之,山田十分满意现在无争的生活状态,还有自己略微阴翳的宅子。

但是这把伞真的是太突兀了。

山田不算贫穷,如果说起来的话他算得上是富裕。即便他两年才会出一本书,但是那本书出了...

文学家的恋情 1

·剧情纯属虚构
-「就好像是草莓刚咬下时的清爽与馥郁充满口腔,酸涩之后冲击味蕾的是无上甜爽,沉醉于朝露的亲吻,感受着自然的缠绵。」

当山田凉介走下自己家门前又长又抖的长坡之后,他就决定这次不能因为等着下个季度稿纸上新而每次只买一点。所以他现在抱着一个装着稿纸的大袋子。

他有些费力地撑起了油纸伞,出门前随意穿的藏青浴衣与玄绿色的伞交融在雨雾里,木屐踏在水上的声音就好像是与打在伞上的雨声合奏,每走一步都是名曲的诞生。

山田在雨中自顾自地走着,在一条巷子旁右拐时却被撞了个满怀。

油纸伞没有被抓住掉在了地上,稿纸的袋子太重了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溅湿了山田赤着的脚,这让他有点难受。

但是也...

【岛凉】关于生病(上)

·以下剧情纯属虚构

中岛最近感冒了,所以他出行就多穿了一件外套。

第一个发现他感冒的人可能是粉丝。没办法,前一晚睡觉前忘记关窗户导致今早身体开始难受,今天中岛还要去拍目录,所以早就在机场里了。

中岛拖着行李箱往前走,无可避免地要被粉丝发现。而眼尖的粉丝也看到了,今天的中岛不仅是穿了平时的休闲装,还套了一件看起来就很厚的黑色长款遮风棉服,以及一个可以遮掩鼻梁以下全部脸的口罩。

口罩和刘海巧妙地让中岛只露出眼睛,他正在低头看着手机,而白色的耳机线从耳边垂下来。

中岛旁边人来人往,形形色色地人从他身旁经过,那位粉丝就拍了一张他的侧身照。

咔嚓。照相的声音很大,中岛也听到了,他转过头来,...

【岛凉】日常

·ooc与私设同在

山田回过神来的时候,发现手里的策划案只做了一点,而这份企划案不仅是非常重要,时间上也非常紧急。山田是今早才接到社长的call,告诉他下个礼拜就要交上去。山田只好在晚上加班。

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,虽然作为偶像经常这个时间休息,但是他会很规律地安排自己的作息,保证没有通告的时候每天十二点之前要躺在床上。不仅是为了皮肤,保证充足的睡眠做事情才更能有效率。

“啊……”山田靠向身后的椅子背,闭上眼睛,右手放开鼠标转向鼻梁处轻轻捏起来。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留下温柔的痕迹,却照亮了他眼下的淡淡青影显得更加的疲惫。

过了一会儿,山田做起身伸了一个懒腰,随后站起来。就算在疲惫状...

【レオ司】你对我说,夏日尚未完结

·ooc与私设同在

月永有的时候会觉得夏天是个麻烦的季节。这可能不仅是因为炙热的风亲吻汗滴,空气滞固,风也停歇,更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无比地渴望骄阳吧。

麻烦的事情可能还有一件,那就是梦之咲为毕业生准备的concert。

在一个热情的傍晚,海面闪烁着粼粼的金光,奇异的晚霞凝望着远空的繁星,演唱会在欢呼声中开始了。

月永在上台之前的心情有些复杂,是难过?是不舍?但在踏上舞台的那一刻,所有复杂的心绪都化作了对演唱的热忱。粉丝们尽情地挥舞着他们的荧光棒,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响彻海滨,应援条幅与扇子不断地被挥舞着,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这么放肆吧!

当唱完某一首歌的时候,月永放下手中的麦有些喘...

【レオ司】Magic Power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今天也许和之前的每一天没有什么区别,天气或许晴朗,吹来的风总是很燥热,空调下的西瓜冒着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冷气,风铃轻轻地响着。

一切和之前没什么不同,却又有很大的不同。

司咬着冰棒坐在风扇前,房间里虽然有空调但是没有打开。要问为什么的话,司也许会说对身体不好或者不习惯吹这种理由。但是放在橱柜上的遥控器却证实了空调不久前被用过的事实。

“好热……”司有些用力地咬下一口碎冰。

树上的夏蝉鸣叫得愈发激烈,除了热风偶尔来过骚扰风扇,基本上没有别的声音了。

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吃棒冰啊……司有些赌气地想,他想到了那个孩子气的人。

“スオ这两天都要呆在这里...

leo司 贝加尔湖畔

这人真的挂我哦!!!谁和你说好啦!

辞长玦.:

#贝加尔湖畔##leo司#
短打
跟歌似乎没啥关系。
ooc有


“你清澈又神秘,像贝加尔湖畔。”


天光云影掠过的贝加尔湖,像是容纳了另一片天。偶然湖面有飞鸟暂伫,泛起一层层水纹,把那个虚构的天打碎成无数碎片。湖畔游人如织,笑语不绝。


司背着重重的行囊,像一只新生的鸟儿一般左顾右盼,打量着面前从未见过的景色。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背着家里偷偷跑出来,其难度不亚于越狱,第一次独自出国旅游无比兴奋。 以至于他连天气预报都忘了看。


乌云一眨眼的功夫就涌上来了,雨点也开始落了,叽叽喳喳的游人们也都分分钻进帐篷里。司还在...

对不起大家……这两天把想写的梗都写完了,好多梗是很长的梗没有办法写,所以今天没有睡前故事了!(什么鬼理由)不嫌弃我的话,我打算开个点文……就是这样,大家要早点睡哦!最后贴一下写gravity时候看到的图,内心受到震撼也想让你看一下w晚安⭐️

【レオ司】书信里的文字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海蓝色的信纸会不会显得太单调?但是传统信纸那个人肯定会觉得更加无聊不去看的,毕竟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很没有新意的做法。

司沮丧地想着,他坐在家里中庭的茶桌上,看着样式繁多的信纸犯了难。

要说司现在想做什么倒是可以一清二楚,他想要写信。写给谁呢?写给一位重要的人。不管了,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正式一点!司挑选了传统信纸。

终于挑选出来信纸真是可喜可贺,那么接下来就是考虑一下信的内容了。

“几日前承蒙款待,鄙人万分感谢……”这么写会很奇怪吧!这么老套的话一定会被称为“无趣”之类的话的。

“敬启,近来天气变化很突然,请……”这是在写什么啊?完全脱离了自己...

【レオ司】Gravity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司睁开眼,透过有机头盔看到的,是一片璀璨的苍穹。

十几万光年外的星体散发的光历经漫长旅程,映入少年瞳孔变成绮丽的色泽。未知星座在招摇,缓缓转身从绚丽稠密的星云望尽如同用秘银编织的网一样的星河,最后看到身后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球体。

如同被薄雾笼罩,金黄的网在泛紫的大地上蔓延,海湾的海边上隐隐透露着颜色交融的翡绿。云一点点地点缀着,渐渐染上了地面的烟火。太阳光线直射的地方,是最让人心醉的景色。

司没有说出话来,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。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宏伟的景象,无论是眼睛可以承受的色泽还是心灵深处可以承受的认知范围,都在接受着冲击。

“スオ、スオ...

【レオ司】亚特兰蒂斯之恋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我与你在古老的信风中相遇。

司跟着考察队来到安达卢西亚的塞维利亚,他要在这里与另一对里的人员进行调换,然后重新排组继续进行考察。

夏季的燥热扑面袭来,海水的腥气随着少年吹着的海螺声蔓延开来。浪花在一阵巨浪上驰骋,最终怀醉在金沙的温柔乡。碧蓝海水想必是凉凉的。

司被安排在下午的时候与新调换的组长碰面,因为组长是一个极其随性的人,所以在司上午还没有调整好时差的时候就被叫到了古遗迹那里。

司被调任的考察小组的组长性格有些不寻常,因为他就是个天才。真的是太厉害了,但寻常人根本无法跟上他的节奏还时常被嘲讽,所以纷纷辞去。渐渐的,这位组长的名声就在圈子...

【レオ司】无聊时间的探访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做什么好呢。

这是每天困扰司的问题,这个时间段该做什么好?做一些练习的话时间上会来不及,可是不做什么的就很辜负生命的流逝。所以做什么好呀?

司有些无聊的把双手交叉支在桌子上,下巴轻轻抵在手指相交的地方,微微阖眼思考,睫毛的阴影悄悄扫着他的脸,偶尔有紫水晶一样的光闪过。

沉思片刻却什么都没有想出来的司决定放弃,他百般无聊地随手按下手机的锁屏键,屏幕亮起来了,是月永レオ的照片。

司的锁屏壁纸和主屏幕壁纸并不是同一张图片。主屏幕壁纸是knights的一张合照,锁屏壁纸则是他自己的私心。

可能是太无聊了吧!司把手机锁屏、开屏,锁屏、开屏,锁屏、开屏...

【レオ司】早晨第一道光与你的微笑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在街的尽头,那个可以看满整片海的地方转角,就会遇到一家很可爱的店。

店里没有其他人,只有店长一个人在忙碌。店长是一个比阳光还要耀眼的人,当他注视着你的时候,眼里充满着生机勃勃的绿,你可以从中看到任何盎然的景象。

司是这家店的常客,不仅是因为店里的甜品太符合他的口味了,也是因为店长在调制咖啡时温柔的神色。

“欢迎光临,啊、又是你啊☆!”

“是的,打扰了。”

司走进店里,坐到了平时坐的位置上。店长月永继续照顾着手中的植物,随口问道:“还是要往常一样的吗?”

“麻烦您了!”

月永放下手里的植物叶瓣,对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就去后台了。看到这份笑容的司...

【レオ司】倾泻的梦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这是个光怪陆离的人间,鲜明于人世的不仅有人类,还有妖。这是个璀璨的世界,这是个危险的世界。

夜,司独自坐在院里赤红的走廊上。院内静谧,圆满的月朦胧在群星之间,没有星河与星璇勾勒的夜有些仓惶。月色如水侵染每一块土地,把司也融合了。

小少爷、小少爷,你为什么不睡呢?这个世界的夜晚可是很危险的。

司这两天总是失眠,虽然他十分乐意坠入梦境。梦总是给他一种感觉,不同于白日里总要装作笑着,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纯粹的快乐。

以及梦里,穿着绫罗绸缎华丽和服的狐妖背对着司,司感觉自己在说什么又没有声音。华服男子侧过脸来,苍绿色的眼眸散发着奇异的光泽,他伸展出手臂,...

【レオ司】一人旅途的风景

·睡前故事
·ooc慎入

司拿着铅笔轻轻扫着画纸,有点心不在焉。画纸上不是老师今天布置的作业,而是一个穿着校服面向这边的人。

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,一定会惊讶:“诶?这不是月永学长吗?”

没错,画中的是高一年级的月永レオ。画中的月永站在一座典雅大方的建筑前,身边弥散着花瓣,他看向这边十分开心地指着远处——一对恋人结婚的场合。也向这边伸出手,好像是在邀请的样子。

司放下手中的画笔,开始发呆起来。

这是去年家里安排他独自去欧洲时,在维也纳的一座大教堂前看到的景象。本来只想安静地站在人群中送上自己的祝福,但是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人。

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对新人的婚礼,...

© 烟雨花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